zcy七七

曲奇、巧克力和奶油兔子【温郁+星】01

把以前想的梗找出来写个文练手,,
短篇,不长,幼训染,,
01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温睿趴在餐桌的拐角处,侍从们从他的身边来来往往,却没有注意到寿星就在他们脚边,温睿蹭着桌布离开了长桌,打算离开这个人很多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 那年的温睿六岁,不在意胖的像球一样的身材,不在意别人看他总掺了些奉承的眼光,也不知道他所谓的生日party只是父亲与生意伙伴的交际场。
        更不知道,有些事情会从那天不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“带上这个别人就认不出来了!”温睿戴上从父亲办公桌上投来的墨镜,明明是大人的款却能扣在他胖嘟嘟的脸上而不滑落,咧着因为换牙而有些漏风,他悄悄溜进了小花园。
        左看看右看看,直到看不到人才放心地摘下墨镜,“明明是我的生日,爸爸却不理我,只顾着和不认识的叔叔说话,妈妈也没从美国回来。”想到这里,温睿恨不得把墨镜摘下来踩两脚,明明是他的生日啊,今天应该他是主角才对,可是爸爸、叔叔,甚至是佣人保姆都没空招呼他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他才要从这个宴会上逃走,让那个自以为是的父亲着急一下才好!温睿暗暗握了下拳头,从小一直生活在美国,这是他第一次回国过生日,虽然确实比妈妈身边更豪华,蛋糕也要更大……却完全没有生日的开心!
        为了让自己的“失踪”更真实,他选择往花园得更深处走去,一边走一边思考被找到的对策。
        “哎,你是谁?为什么要在头上戴个墨镜?你戴墨镜的样子好有趣啊!”突然,花园里的秋千架上传来了从未听过的孩子声音,虽然是询问的语气,却丝毫不带警惕和戒备,他下意识地抬头,却与一束灿烂的阳光打了个照面。
        爬满藤萝的秋千索被枝蔓所羁绊,有一下没一下地晃荡,一束束灼热的日光穿过高大的紫叶李间隙,在秋千架上的女孩的裙裾上小孔成像,打下绚丽的光斑。女孩金色的双马尾,金色的瞳眸,仿佛也在这场景下发出光彩。温睿不敢看向她的眼睛,似乎她目光所及,便会灼伤。
        真是足够耀眼的阳光啊!
        被桌上的温睿下意识戴上墨镜,却招来女孩子不满的声音:“喂,喂,为什么一看到我就要戴上墨镜啊!”  最后一个“啊”的余音微微上扬,带了丝取笑的音调,居然意外得很好听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一次被一个长得好看的女孩取笑!慌张的温睿遗忘了对方是自家客人的可能性,也遗忘了自己的“失踪”计划,竟十分丢脸地往回跑。
        奈何自己体积过人,又戴着墨镜,没跑两步就迎面撞上了他那怒气冲冲的老爸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臭小子还想往哪跑,一个不注意就没影了!回去再教训你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,老温,男孩子活泼一点是好事,如果我们家羽澈也像温睿这样好动,我也会很欣慰的。”和煦的男声响起,使温睿稍微安了安心,似乎是刚刚和爸爸聊天的叔叔。
        “唉,我们家温睿哪比得上羽澈,你们家羽澈和郁弦都是优秀的孩子啊。”温爸爸一边回话,一边粗暴地从温睿眼上扯下墨镜:“温睿,还不快和你金叔叔打招呼!”
        “金,金叔叔好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小温睿真是茁壮可爱啊。”金叔叔笑笑,突然对他身后招手:“郁弦?你跑哪去了,还不快来见见你温叔叔和今天的寿星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嘻嘻,你总是和温叔叔说话,我觉得很无聊啊,就自己跑出来玩了!”刚才的女孩从他的身后走来,和自己的窘迫不同,对方完全不觉得从宴会上落跑是多大不了的事,一蹦一跳地走到金叔叔身边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为什么,那一刹那他突然在女孩充满阳光的微笑下无处遁形,竟很没男子气概地躲在了父亲的身后。
        “温叔叔好,我是金郁弦,金色的金,郁金香的郁,琴弦的弦,”对方落落大方,笑着看着温睿。
         ……原来她姓金啊,怪不得整个人金灿灿的……温睿傻乎乎地想,却冷不丁被父亲推到身前:“郁弦比你大半岁呢,去和她交个朋友吧!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,我……”温睿突然喉咙发不出声音,脸上变得很烫,双手不知道往哪放,一时塞进了口袋了,摸到了一块巧克力:“给,给你的!”他低下头,伸出放着巧克力的双手。
       “啊?”似乎没料到对方会送她巧克力,郁弦没有反应过来:“那个,谢谢你,但我不喜欢巧克力啊,那个妈妈说,吃巧克力会变胖,那样就没人会喜欢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 会变胖就没人喜欢了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会变胖就没人喜欢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会变胖……
        以前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,胖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,会不让人喜欢。叔叔阿姨们都说,温睿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,却没说过他很帅很好看,第一有人告诉他这件事,还是一个长得足够好看的女孩子。
        温睿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,不同于和妈妈发脾气的愤怒,不同于被爸爸训斥时的委屈,但很难受,就像是夏雨将至时水面下的鱼,明明无法呼吸却还是想往水的更深处遁去……
        ……是不同于愤怒和悲伤的,第三种难过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没法接下去了,他突然恼羞成怒,把巧克力往地下猛地一摔:“不吃就不吃吗,你才没人喜欢!”
        不顾女孩的吃惊目光和父亲的尴尬,他选择了扭头就跑,这次,他幸运地没撞上任何人。
        直到温睿的背影从目光消失,金发的女孩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,“啊”了一声捂住了嘴……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TBC…

星梦hp设脚本【星蕊番外】

只是个番外,跟正文无关,,
存的一个漫画脚本,八月再画xD
纯对话,随便看看吧……

我的舍友不可能魔药学如此差。。
星海(正脸):“你想让我教你配置魔药吗?”
卢蕊(双手合十):“拜托了!”
星海(一脸不信):“虽说我是很擅长配置魔药,但你为什么突然想学?”
(戴眼镜):“你不是魔药课上都在画画吗?”
卢蕊(不二脸):“万年吊车尾的我也是有想要上进的一面呢。”
(星星眼):“我们可是舍友啊,一起看过魁地奇,一起逃过占卜课,你晚上去找金郁弦我谁都没有说,我还送过你我的龙白本,虽然你没收……”(掏出手绢抹眼泪)
星海(黑脸):“你还好意思说,看比赛时你一直在叫龙白让我没法专心,除了有龙白的课你哪节不逃,如果不是你弄坏了第二天要用的书我至于大半夜找郁弦借吗,我生日你就送一本卖不出去的龙白本……”(掏出魔杖)
卢蕊(后退):“对、对不起,可那毕竟是我的心意……”
星海(突然叹气):“算了,就从最简单的魔药开始吧,你……”
卢蕊(摆手):“等等,你就让我做这种药物?”
星海(斜眼):“你还想做哪种?”
卢蕊(飘忽眼):“比如,比如,迷情药啊,之类的……”
星海(突然黑化,拔魔杖):“所以果然你还是不想好好学习,迷情药也是为了给龙白用的吧!”
卢蕊(突然反派脸):“既然你已经知道了,那就看在室友的面子上,好好教我迷情药的配置吧!”
两人互相瞪着彼此,空气突然静止。
星海(反派的微笑):“迷情药的配置我也不是很熟呢,要不先在你和郁弦家的金星上试试?(反正你也蛮喜欢金星的。)”
卢蕊(汗+后退):“喂喂,喂!”(突然低头)嘟囔:“不帮,不帮就不帮嘛,我才不需要你呢!”(委屈脸)
星海偷瞄卢蕊,有点尴尬。
星海(挠挠脸):“喂,你真的那么喜欢龙白吗?”
卢蕊(猛点头):“当然啊!”
插入卢蕊回忆杀
“我刚来到霍格沃茨的时候,大家对麻瓜时间的二次元都不太感兴趣,虽然能跟大家好好相处,但却没有真正喜欢同样东西的朋友。知道有一天看到龙学长和白学长的互怼,突然觉得魔法世界也有这么有趣的东西啊,而且大家都很喜欢啊,我知道他们不可能在一起啊,但那又怎样啊!只要他们好好在一起(互怼),我就很开心了啊!!!”(突然脸红)
星海怔住,低头思考,走到卢蕊面前,摸摸卢蕊的头:“我知道了,交给我吧!”
卢蕊(抬头):“唉?”
星海(笑):“反正你也学不会吧,还不如我直接帮你配好(眨眼),不过要帮忙打下手哦(戳卢蕊脑袋)”
卢蕊呆,笑:“好!”
切画面,以下对话框:
“卢蕊,那个不是龙的胡须!”
“卢蕊,那个不是放在这里的。”
“卢蕊,我知道龙灏天也不喜欢魔药学,但你也不能好的不学学坏的!”
“卢蕊!……”

The end

反正就随便看看吧,,,有吃星蕊邪教的吗xD

给召南的父母爱情~
请大家和我一起愉快的催稿吧XD

卢蕊的设定,,
最近企划组的大家要不高产,要不懒产,,
因为圆珠笔上色色系少,所以发色和裙子有偏差,,

第一次用lofter发图,首发给叶不羞~
以后就发在这里。